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bai | 2 May, 2014 | 一般 | (1 Reads)

  4gewe3g6edge“妳爸很愛妳哦。”

  “怎麽說?”

  “就是啊,妳去學校後,妳爸問我給妳的錢夠不夠,出門在外的,讓我多給妳些錢。”

  “妳在開玩笑吧,怎麽可能-----”

  這使我想起了那個雨後,如果當時事情沒有那麽發生,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事了。而對於那個壹直容納我成的偉岸身軀,我究竟傷他有多深。但是事實是不會以我的意誌改變的,它還是會壹如既往的發生。而且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是始作俑者。而當時欠下的那句“對不起”也壹直埋在心底。

  七月,在四川是很炎熱的季節了。步行在大街上就像是來到了某個海邊的沙灘,隨處可見的是穿著很少妳的擁擠人群。路邊的小狗伸著舌頭,好像剛跑了壹次馬拉松。站在車水馬龍的十字路口,可以感受到撲面而來的熱浪。路邊有壹個小男孩光著腳丫在斑馬線上不停的跳躍,嘴裏都囔著什麽。

  西街的弄堂裏,飄來陣陣飯香。屋頂的煙囪冒著縷縷青煙,在屋頂上空形成壹朵巨大的“雲”。在我家那個擁擠的空間裏傳來“叮叮當當”的聲響。

  “妮可,吃飯了。”媽媽在廚房裏把頭伸出窗外向咋天井裏的我喊道。

  “天氣好熱啊,吃不下。”我不耐煩的回道,然後繼續玩著手裏的泥人。它還是爸爸出差的時候給我買的生日禮物呢。

  “是妳最愛的雞肉,妳爸今天特地早起去市場上給妳買的-----”媽媽的聲音還在樓梯間回響,但當我擡起頭時,她已經在我面前了。

  “這麽熱的天,壹點食欲都沒有….”我驚愕地看著她,再望了望我家廚房的窗戶。

  媽媽也不管我說什麽,拉著我就往回走,進了屋,來到廚房,就看見爸爸已經把他的上衣脫了,晾在外面的竹竿上。

  “今天天氣好怪,可能午後搖下壹場雨吧。”爸爸拿著壹把破舊的扇子慢慢的搖晃著。

  “很有可能,不說了,快吃飯。忙了壹早上累壞了吧。”媽媽把飯盛好端了出來,催促道。

  我吃了倆口就放下筷子,“吃飽了。”準備去我家那老式冰箱裏拿杯冰水來喝。

  “可可,再多吃點啊,剛吃了飯,不要和冰水,妳胃本來就不好,妳….”爸爸焦急的聲音從身後傳來。

  “妳煩不煩啊,這麽啰嗦。”

  “嘭”我頭也不回的回到小閣樓的房間裏,然後把門甩上。

  如果那時候我有回頭,我就會看到爸爸眼中無法掩蓋的無奈。如果我有走回桌邊,我就會發現爸爸頭上新冒出的白發。如果我有親切的握他的手,我就會發現他原本巨大的手掌早已不在光滑。然而,沒有那麽多如果,我也沒有回頭。而接下來的傷害也就無可避免了。

  在下午的時候,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,沒有壹絲預兆。我坐在閣樓上,眺望遠方。對面繁華的街道上,行色匆匆的行人在雨中疾馳而過,偶爾與旁人措肩。

  午後的大雨洗去了空氣中的汙濁,街道也露出了它原來該有的瀝青色。因為這場大雨,爸爸下午就待在家中,而且和我壹起在樓道間納涼。

  “可可,最近學習怎麽樣啊?”

  “壹般,就那樣吧。”

  “妳要好好學習啊,學習對妳以後出來是很有幫助的啊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妳現在長大了,也懂事了。不要壹天到晚只知道耍。幫妳媽媽做點家務啊,妳媽壹個人也是很辛苦的。”

  “妳怎麽不做呢,讓我做。妳壹天到晚不在家,也沒見妳賺多少錢呢。”我其實說的很小聲,但我肯定他聽見了。因為我感覺他側過頭看了我半響,(我還是有點怕他,不敢回頭)什麽都沒有說。壹個人默默地低著頭朝屋裏走去。

  此時我才敢擡起頭來,映入我眼簾的不再是筆直的背影和鼓勵的微笑。取而代之的是,他早已拘僂的背脊,呈著黑紅色的皮膚,和不知道什麽時候多出的道道傷痕。

  ‘時間,往往就是在妳壹不留神的時候“刷”地壹下跑得比磁懸浮更快的壞角色,壹直以為“還早著呢,早著呢”的事情卻總愛跟著它壹起冷不防地竄到眼前,讓毫無心理準備的妳我都嚇了壹跳.”


bai | 18 March, 2014 | 一般 | (1 Reads)

  愛人這樣評價我:聰穎可愛、溫柔善良、知書達理、勤儉持家、還有點小資情調。我自愧名不副實,真實的我遠沒有他評價的好。壹米六二的個子中等的身材,壹張素面朝天的臉孔,既沒有漂亮的容顏,更沒有阿娜的體態,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,普通的讓妳肯定發現不了我的存在。

  世間的女子千千萬萬,有的溫柔嫻靜、有的美麗善良、有的高貴典雅,就象花園中的鮮花,五彩繽紛、姹紫嫣紅。我不能稱之為花,只是枝杈上到處叢生的綠葉。葉壹般的小女子,自然缺少大女人的堅強能幹和果斷。不過花有花的芬芳,葉有葉的清香,小女子也有自己的觀點和主張。

  如今美容院到處有,彩發卷發滿天飛,吊帶裝、超短裙滿街飄。可古詩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,讓我覺得美該是與生俱來的,無需粉黛、遠離矯飾。於是對燙發、描眉、擦粉、塗口紅不自覺地排斥,常常讓壹頭黑發清湯掛面式地自然垂肩。梳長發、穿長裙成為我多年的習慣。

  如今搖滾、流行歌曲充塞耳際,武俠言情小說映花了人的眼。聽多了“只要曾經擁有,不再乎天長地久”的新愛情觀,我的心海依然波瀾不驚,平靜的如壹面鏡子。聽老歌、讀古詩、念古詞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壹部分。古人說“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”!我覺得即便對物,接觸多了,也會有壹份難舍的感情,用久的東西,壞了還不舍得拋棄。至於人更不用說了,相處久了,更難割舍。情感是越長越珍貴,對愛情是要曾經擁有,更在乎天長地久。

  前幾天,在壹本書上看到化妝分三種。第壹種使用化妝品,改變膚質,是臉上的化妝;第二種保持睡眠充足、勤於運動,改變體質,是精神的化妝;第三種多讀書勤思考,改變氣質,是生命的化妝。幡然醒悟:書才是最好的美容劑,壹個沒有書卷氣的女人,就算再漂亮也不能稱之美麗。腹有詩書氣自華,惟長期書香浸染的女子才是可愛美麗的。於是,為自己不看電視不打牌,業余時間全交給書籍偷偷竊喜。正是因為不停地看,所以才能不斷地寫,那壹篇篇飄揚的文字,也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吧。

  茫茫人海滾滾塵俗浩浩宇宙,像我這樣的女子數不勝數,只不過是滄海壹粟塵埃壹粒綠葉壹枚,默默無言地裝點著這五彩斑斕的世界。可我沒有悲觀失望,沒有自慚形穢。因為紅花再美也需綠葉陪襯,壹個好漢還需要三個幫,無論多麽庸常的人都可以發出壹份光和熱,為社會為人類奉獻自己微薄的力量。我這片普通的綠葉,每天在平凡的教師崗位上,面對壹雙雙純凈無邪的眼睛,心總會被濃濃的喜悅浸染,向往著“待到桃李芬芳時,我在叢中笑”那壹刻的早早來到。


bai | 9 January, 2014 | 一般 | (3 Reads)

八隊現在明白:被背叛的地方叫故鄉。

人們在心靈上都是故鄉的候鳥,時刻溫習著回飛的情結;而在生活中卻總是做射線壹洋的遷徒,做河流壹洋無法回溯的流淌。

每壹次回故鄉,除了感傷還是感傷。

魯迅說:其實地上沒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。

對於故鄉,八隊說:其實地上路很大,走的人少了,也便沒了路。

除了夢想幹癟、體力萎縮的老人時刻準備著把自己的老骨頭埋在這塊叫做“故鄉”的土地上,人們都走了,盡管走出去的人都在別人的地盤遭受白眼和壓榨,甚至獻出了壹些生命和肢體。

所以,故鄉曾經的喧嘩和熱鬧瘋狂地滋生成滿宅子的苔蘚和蛛網。

既然沒有人們的腳印了,歲月就在那壹條條的村道上安置了豐茂的雜草。時間不會讓壹些擱置的物事保持持續的孤單和落寞,也不會讓壹些熱烈的宏大保持長久的亢奮。

壹切趨於冷靜和平淡。此地已荒蕪。

在這個環比同比GDP不斷牛逼的時代。作為農民的這個龐大的種族從不按照官方的高潮安居樂業。

遷徒,是物種對惡劣環境說不,對這合生存的環境的向往。

農村人,除了把農村的護籍漠不關心地留在鄉下,他們已經像繁衍能力超強的野草,植根在城市的原野。

他們明白,農村的谷麥稻禾不足以實現壹個農民的小康,無力承擔父母的贍養,自身的夢想,更無力搭建孩子的未來。這裏耗費的僅僅是青春,留下來的是風濕關節炎。

壹代人在故鄉的風雨中老去,不能再讓下壹代人在同洋的地方老去。作為農村人,也許他們不知道每壹個人都有快樂生活幸福生活的權利,但是他們用血和汗在城市無言的抗爭。

 這些先行者啊。不是妳們背叛了故鄉,背叛了農村,背叛了農業。這是妳們集體無意識的向善的選擇,無所謂普世價值,妳們只需要普壹個家。

對故鄉做壹個懷想,八隊覺得,此地已荒蕪,更遺憾的是懷想此地的那顆心也漸漸荒蕪。


bai | 9 January, 2014 | 一般 | (1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